1. BSV中文网 - 最大的比特币BSV新闻资讯网站!首页
  2. BSV新闻资讯

比特币战争

比特币也许是未来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实现经济自由的最强大工具。

比特币也许是未来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实现经济自由的最强大工具。

不幸的是,比特币已经被残酷的内战严重扼杀了大约五年。

原文转自BSVOfficial公众号。

比特币战争

这场战争的发起者是来自一些最强大的社交媒体公司的专业社会工程师。

他们的挑拨离间让比特币开发者们忙于相互争斗,而非寻求变革全球经济的数据驱动的商业模式。

在比特币内战之后,出现了三种相互竞争的比特币(BTC、BCH和Bitcoin SV)。

也有大约3,000个其他“加密货币”项目和代币伪装成合法企业,它们的结局铁定都是退出骗局。

比特币内战的主要受益者是以太坊:一个允许轻松部署代币和智能合约的全球国家机器。

但是,以太坊协议无法扩容。

在数千个项目中,只有少数拥有成为合法企业所必需的成分。其余的则是庞氏骗局或非法证券发行,旨在为开发者牟利,欺骗业余投资者。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BTC和BCH的倡导者、以太坊的代言人和各类代币开发者联合起来不断攻击只由BSV网络保存的比特币协议。

一个几乎完全由罪犯和骗子组成的行业联合起来反对BSV,指责BSV的存在完全就是欺诈。

我们必须反思为什么会这样?
BSV的关键区别是什么?
为什么联合起来的都是暴徒和窃贼?

我坚信,他们参与的动机是害怕BSV吸收全球经济的独特能力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其它“加密”项目。

对于那些未参与的或者不了解比特币力量的人,他们被卷入了一场他们不懂的文化战争。

了解这些运作的力量及其对比特币和全球经济的影响至关重要。

比特币简史

2008年,比特币伴随着在加密邮件列表(Cryptography Mailing List)发布的一份白皮书面世。

作者化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宣布解决了双重支付问题。

以前所有电子现金系统都存在双重支付问题,这是采用功能性电子现金的唯一限制因素。

由于无法确切地证明谁在各自的分布式账本上拥有多少单位的钱,系统就不可信了,也就无法存活。

比特币以“工作量证明”的概念解决了这个问题,耗费大量计算能力来消除任意性,并有偿解释账本的状态。

因此,有一种经济诱因促使其诚实地记录每个人的资产。

这一过程通常被称为“挖矿”,因为保持账本诚实状态的诚实节点每10分钟就会获得比特币奖励,类似于金矿矿工劳作后收获黄金。

比特币在发行时没有任何价值,因此极易开采,而且可以免费进行大量交易。

理论上,这是一种拒绝服务(DoS)攻击向量。拒绝服务或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是指当数据过多超出节点的处理能力时,节点就会崩溃。在一个年轻的比特币网络上,像这样的崩溃会被视为网络故障。

因此,每10分钟交易时间内不超过1MB数据被硬编码到软件中,为比特币内战埋下了第一个祸根。从2009年到2017年,总交易量1MB的限制是比特币最具争议的技术问题。

为什么至关重要?

从数据角度看,一次简单的比特币交易量相对较小,因此在每10分钟1MB(或每小时6MB)的限制下,约每秒7次的比特币交易量才会让网络超载。

中本聪提倡Visa信用卡级别的交易,而他的直接继任者加文·安德森(Gavin Andresen)作为项目的开发主管也这样提倡。

一些最早有影响力的比特币支持者,如迈克·赫恩(Mike Hearn)和Jeff Garzik,也主张增加每一块的数据量,使比特币扩容到能支持简单的电子现金系统。

他们是“大区块支持者”,而“小区块支持者”则主张永远保持比特币1MB的限制。

小区块支持者认为,比特币不是一个支付网络,而是更像是一家分散的瑞士银行,旨在存储永不移动的比特币:一种数字金库。

他们希望1MB的区块大小限制在每个运行管理“全节点”的人的支持下永久存在,而不必为太多的硬盘空间付费。

因此,在网络拥堵时,交易费用将高得出奇。但这并不重要,因为无论如何比特币必须以大面额或大批量的方式进行交易。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参与比特币管理的成本很低,那么该网络就很容易受到女巫攻击,我认为BTC至今都是由女巫管理的。

大区块支持者认为,世界上每个人都应当能用比特币进行交易和经商。

小区块支持者认为,每个人都应当能在家里记账,但只有某些人能够进行交易。

经过多年争吵,2017年,比特币分拆成独立的两条链;2018年,比特币再次分拆。

有什么区别呢?

比特币战争

BTC目前价格最高,区块最小,算力最强。然而,它是由软件开发者和女巫控制的,他们巧妙地使用一种名为“向前兼容的软分叉”的恶意软件来控制共识,进而能够破坏比特币的规则。

它们使用这种能力来改变交易规则,同时欺骗节点并告诉它们无论如何要进行验证。

我建议你读一读迈克·赫恩有关“软分叉”危险的警告。

整个BTC文化都是关于购买储蓄BTC,并在将来出售。用BTC付款或任何类型的交易都被轻视。

BCH是一个基于比特币的网络,认为区块应该稍微大一点,但他们也有像BTC一样掌管规则的开发者。

他们认为比特币应该被束之高阁,只用于零售业务。这个网络每六个月改变一次规则。任何非零售交易都被轻视。

BSV是比特币原始协议的还原版本,所有参数都开放,这样诚实节点就可以按照比特币白皮书通过工作量证明达成共识!

协议是固定不变的,这样软件开发者就不能修改规则了。这使得企业可以制定长达数十年的网络利用计划,并满怀信心地进行投资。

作为唯一一个完全无需许可的比特币网络,BSV鼓励任何形式的商业活动。

从社交网络到气象数据科学实验或网络正常运行时间智能测试,一切都受到鼓励。零售支付、通证化或任何类型的智能合约都可以轻松部署而不受限制。

从实体企业到全球企业,比特币SV可以达到人类思维和创业精神所能企及的边界。

而这招致了对BSV的仇恨。

小区块支持者把自己的声誉和生计投资在比特币无法扩容的观念上。

多年来,所谓的专家们让许多人相信,2MB、8MB或22MB的区块大小限制会破坏比特币。他们借自己的权威对这些错误观念大肆宣扬。

其实,BSV有很多超过100MB的数据块,甚至有一些超过300MB,证明了小区块支持者对比特币网络局限性的认识是错误的。

但意识到这一点对比特币的叙事霸权构成了威胁。

自2015年克雷格·怀特(Craig Wright)博士现场解释比特币没有任何限制以来,他在小区块支持者中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当今的思想领袖们被买通,在会议上和训练营里发表演讲,错误地解释说比特币不过是一种稀缺的价值储蓄,没有其它用途。

怀特博士说的是网络的无限规模、图灵完备性以及其它有关比特币的(在当时看来)不可思议的概念。

他的热情和知识遭到了诽谤和嘲笑。他们集中攻击他的人格,而不是讨论比特币。

这已成为小区块支持者的主要攻击手段之一。当大区块支持者谈论比特币的能力时被嘲笑为骗子,技术讨论的话题总是被岔开。

他们费尽心思寻找让比特币的大区块支持者沉默的方法,类似于社会正义斗士针对政敌进行反文化斗争。当然,我指出这一点是有原因的。

因为当傻瓜们进行人身攻击的时候,关于比特币的理念和社会、经济影响的有价值探讨被扼杀在八卦社交媒体的祭坛上。

Because fools talk about people while a valuable discussion of bitcoin’s ideas and social/economic implications is slaughtered on the altar of gossipy social media.

— Kurt u/292 ✪ (@kurtwuckertjr)
September 21, 2020

谁是克雷格·怀特,他是做什么的?

克雷格·怀特是英国比特币研究公司nChain的首席科学家。

在这家由150到200名计算机科学家组成的公司,克雷格领导的团队负责研究比特币的外部限制及其在世界上的应用。

他是世界上最有资质的数字取证专家之一,拥有SANS和GIAC认证以及GSE CISSP、CISA、CISM、CCE、GCFA、GLEG、GREM和GSPA称号。

此外,他是博学广识的多学科研究者,拥有计算机科学、经济学和神学博士学位,以及统计学和国际商法硕士学位。

2015年,WIRED和Gizmodo联合出版的刊物认为他就是《比特币白皮书》作者中本聪。

这件事曝光后的几天内,他在比特币项目中的支持者们就被吊销了Github访问密钥,其他许多人也立即遭到了抨击。

澳大利亚税务局对克雷格进行了调查,理由是克雷格的比特币很可能存在核算错误。

负面影响是强烈而迅速的,小区块支持者在Reddit和BitcoinTalk平台上组织了大军,最近获得了小区块支持者初创公司“Blockstream”的资助。

他们传递的信息非常明确:比特币属于小区块支持者,它只是一种无法扩容的货币。

任何与克雷格·怀特关系密切的人都会受到匿名推特水军的骚扰,迫使他们妥协。

他们大规模地清除了所有发展和交流渠道中的大区块支持者。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已故戴夫·克莱曼(Dave Kleiman)的兄弟伊拉·克莱曼(Ira Kleiman)起诉克雷格·怀特。

声称戴夫比克雷格实际参与所谓的“中本聪合伙公司”更多,因此应当拥有更多份额。

案件正在进行中,预计到2021年才能解决。伊拉·克莱曼认为克雷格就是中本聪,他本人进行了投资,并获得了外部资助,以继续长期诉讼。

显然,伊拉的幕后资助者也相信克雷格就是中本聪。

批评者经常指出怀特的“人肉搜寻”和公开诉讼是对其声誉的巨大玷污,但应该注意的是,这两样都发生在怀特身上,怀特也显然不想陷入这样的遭遇。

相反,克雷格热情倡导大区块比特币的愿景,呼吁在全球各级别贸易中将比特币的使用专业化、合法化。

克雷格的热情和主张得到的回应却是对他名誉的攻击,以及遍布互联网的绰号“Faketoshi”。

当对怀特博士的欺凌失败后,攻击者开始质疑他的各种学位,请求大学调查他在各种著作包括博士论文中的剽窃行为。

怀特甚至称他家人的生命受到威胁,有很多证据印证了密码学传奇人物Ian Grigg的说法,“有人为比特币而死,有人死了,有人死了。”

持续不断的攻击

这一点再强调也不为过:小区块支持者社区是围绕专业的社会工程师和相关策略建立的。

格雷戈里·麦克斯韦尔(Gregory Maxwell)是小区块支持者“麦加”Blockstream的联合创始人,他接受过社会工程实训,并在担任维基百科非盈利分支机构维基媒体基金会的付费版主期间,颠覆性地将其用作宣传工具。

他最终被从维基百科的管理日志中除名,理由是一系列的违规行为,包括:

“格雷戈里·麦克斯韦尔确实参与过暗箱操作…”Alhutch 00:05,2006年1月23日(UTC)
“威胁、辱骂、冒充管理员”,Husnock 03:18,2006年1月25日(UTC)
“他的行为令人发指。说实话,他目前已经失控了,这种欺凌行为必须停止。”—FearÉIREANN(caint)19:36,2006年1月22日(UTC)
“他的指责太出格了,是故意破坏别人的成果。格雷戈里·麦克斯韦尔的所作所为就像一个暴怒的编辑。”—Splashtalk 2006年1月22日20:00(UTC)
“假装管理员,威胁打压与他意见不同的人,经常进行人身攻击”–SlimVirgin(talk)12:22,2006年1月22日(UTC)

他花了大量时间在Reddit和其它论坛上散布对大区块危险的恐惧。

他被发现同时用多个账户在Reddit上假装进行很长的技术性讨论,目的是用对比特币看似理智的批评给新来者洗脑,但实际上那些讨论都是他自己完成的。

还有谁被攻击了?

反BSV战争机器的另一个共同目标是亿万富翁卡尔文·艾尔(Calvin Ayre):艾尔集团(Ayre Group)的领导者。

卡尔文是一位安提瓜裔加拿大企业家,在互联网繁荣初期,在温哥华创办了互联网孵化器。艾尔此前是一位养猪户的儿子,后来成为了一名商业巨头。

在比特币经济领域之外,他因创建了互联网博彩产业并让其专业化而最为闻名。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博狗(Bodog)的品牌下,艾尔帮助美国复杂过时的金融法律实现了现代化。

这是通过将相关法律引进灰色产业实现的,这些产业将美元跨境用于从事博彩等法律上复杂的商业活动。这一领域的工作为他赢得了一些财富,也使他因洗钱被列入美国“通缉犯”名单。

这是小区块支持者津津乐道的,但他们完全在断章取义。卡尔文最终承认了一项轻罪指控,但他率先推动了美国法律法规的现代化,这些法律法规如今应用于完全开放和正常运作的白色市场中。

他因在博彩业、媒体和慈善事业方面的工作而受到尊敬。卡尔文在美国当然是受欢迎的,尽管经常被过时地批评为厚颜无耻的不法分子。

在比特币经济中,艾尔是几年来以CoinGeek和TAAL品牌运营诚实比特币节点的有名无实的领导者,他是nChain以及BSV领域多家初创公司的投资者。虽然他很可能是最大的单一投资者,但他并不是那些小区块支持者所批评的垄断者。

重要的是要知道整个BSV生态系统完全不受他的影响。

例如,Twetch是BSV生态系统中一家独立运营的独资企业,以其对中心化社交媒体的攻击而闻名。他们甚至以取笑接受艾尔资金的企业而闻名,开玩笑说,除了Twetch,卡尔文什么都有。当然,那不是真的。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独立投资者/企业家刘成奇(Jack Liu):Circle和OKEX的前高管。刘拥有CambrianSV品牌的黑客马拉松以及BSV领域的宝贵财产,如RelayX、Streamanity、Output Capital、FloatSV和Dimely。

其他主要参与者包括MatterPool Mining及其Mattercloud生态系统:BSV生态系统中独立参与者(包括:Emperor Daniel Krawisz、Josh Petty和Attila Aros)的合资企业,直接连接BoostPOW和21e8协议,并与独立BSV开发者“Libs”和“Synfonaut”建立了松散的关系。

当然,也确实存在有价值的艾尔基金品牌。其中包括对HandCash、Centi、TonicPow和Unwriter’s Planaria Corp.公司的部分所有权和投资。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重要指标是算力的分布。虽然在历史上,艾尔旗下的企业在比特币算力上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但BSV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来自Binance、F2Pool、OKEX和ViaBTC的矿工竞相开采的,这些矿工无论如何都不是BSV或艾尔的“朋友”。

然而,这也体现了BSV的开放性和无许可性,任何人都能参与。

艾尔是一个重要参与者,但绝不是BSV经济中链或独立企业的控制者。

但为什么克雷格要起诉所有人?

首先最重要的是,克雷格最大、最重要的诉讼是克莱曼案,在该案中他被迫成了被告。

其他案件的存在只是因为公众对他的诽谤。克雷格·怀特是骗子的标签在匿名账号的推动下在推特上广泛传播。

最值得注意的是,Magnus Granath,又名“霍德诺特(Hodlonaut)”,被警告说,公开指控欺诈将使他陷入困境。

怀特博士在计算机科学和数字取证领域工作,因此公开宣布怀特是骗子会给他造成经济和职业发展方面的损失。但他“霍德诺特”拒绝停止指控,因此被法庭传唤。

这使得著名的小区块主播Peter McCormack也乞求被起诉——加剧了针对怀特博士的诽谤。在McCormack的请求下,他也被送上法庭。

这一服务时代催生了BSV除名运动,主要由币安网交易所(Binance)极具魅力的首席执行官“CZ”领导。

很多其他交易所,如Shapeshift和Kraken,也发布了公开的民意调查,询问他们是否应该效仿。

组织良好的小区块支持者集体投票将BSV从交易所除名,理由是怀特博士对 Hodlonaut 和McCormack提起诽谤诉讼。

最终,BSV被从Binance、ShapeShift和Kraken中除名。但是Coinbase和Gemini公开表示,他们不会支持这场公开闹剧。

随着事情的发展,比特币网(Bitcoin.com)创始人罗杰·维尔(Roger Ver)还制作了一段公开视频称怀特是个骗子。

这发生在与比特币ABC开发者秘密合作,将滚动检查站编码到ABC比特币现金软件中之后,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永久性地分割了比特币网络——罗杰也因此受到佛罗里达州其他被剥夺权利的当事方的起诉。

维尔被警告会遇到诽谤怀特博士的类似法律问题,但公众的批评一直持续到罗杰也被法庭传唤,要求提供怀特欺诈的证据,否则将因公开诽谤而被处罚。

由于他的案子在安提瓜和巴布达悬而未决,他最近成为了当地公民。

那接下来呢?

我们已经谈及了比特币的历史、内战、公众对怀特、艾尔和BSV的攻击。

在撰写本文时,我们可以回顾一下针对Thomas Lee、Tim Draper和Jimmy Wales的攻击,因为他们与BSV关系密切。

尽管面临着社会压力,Lee的Fundstrat报告对BSV的固定协议和无限扩容性进行了热切阐述。

即使在公众的强烈抗议之后,Lee和Wales依然很高兴在过去的CoinGeek活动上发表讲话。

在纽约举行的2020年CoinGeek大会上,McCormack、Hodlonaut、“Arthur Van Pelt”和其他玩家,如来自Kraken的BTC pumper Dan和推特上的匿名网络喷子,利用他们在布尔什维克式取消文化方面的经验,向演讲者Gary Vaynerchuk和来自Prime Trust和Fireblocks的演讲者施压,要求他们退出这次有诈骗性质的会议。

针对BSV、怀特博士、艾尔和其他利用BSV网络的企业的社会攻击可能是一起大规模消费者欺诈案件。

他们在积极地欺骗人们相信比特币SV的固定协议和无限扩容性是不安全的,而事实上,协议和网络除了在社会工程领域之外,对所有攻击都是无懈可击的。

比特币SV是专业开发的世界级专利组合。它被独立企业用来追求利润,是由一组分散的诚实节点在公开市场上相互竞争开采的。

这个网络是固定的、安全的,并且随着小企业和全球风险投资家的投资而不断增长。

与此相反的谎言是基于BTC和BCH社区的大规模诽谤活动,他们担心BSV作为商业工具在全球被采用,妨碍他们营利。

历史不会宽恕这些暴徒和他们的网络,这些网络获得了欺诈性的离岸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支持。

其中,最有可能欺诈性的Tether(泰达币)稳定币支撑了整个BTC经济95%的虚假交易量。

这是一场内战。伤亡仍将继续,但尽管BTC和BCH专注于流言蜚语和非法业务,BSV希望整个世界更加自由、更具主权、更真实地进行全球合作,以便世界企业家能够从事只有比特币才能实现的大企业或简单的纳米服务。

比特币是一种智力测试,随着时间的推移,聪明的人将能够看穿现实扭曲的迷雾,并认识到这不过是一场压制优越技术的共谋的商业攻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站无关。网站对文中关于比特币,BSV,比特币SV,bitcoinsv等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特此声明!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svers.com/403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