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SV中文网 - 最大的比特币BSV新闻资讯网站!首页
  2. BSV新闻资讯

Daniel Krawisz:一切都正在坠入BSV的黑洞中

比特币复杂吗?白皮书是很简单的。然而,比特币可以如何改变这个世界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理解的。对比特币的问题有许许多多,是时候去找一些知识渊博的人来做个访谈了。

比特币复杂吗?白皮书是很简单的。然而,比特币可以如何改变这个世界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理解的。对比特币的问题有许许多多,是时候去找一些知识渊博的人来做个访谈了。

来自CoinGeek的Michael Wehrmann有幸获得了采访Daniel Krawisz的机会。

原文转自CoinGeek中文。

bsv

Daniel Krawisz可以说是一个单人比特币智囊团。他会在Streamanity和YouTube的视频里以及Twetch和Twitter的文字中分享他对于比特币的深刻见解,这些见解融合了信息理论、生物信号等多领域的知识。与此同时,Daniel Krawisz也是中本聪研究院(Nakamoto Institute)的创始人。

你好,Daniel。你的推文“一切正在坠入BSV的黑洞”是什么意思?

Daniel Krawisz:感谢你的夸赞。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请让我对你上面所说的稍作评论。我不再是一个单人智囊团了,因为我终于找到了珍视我的贡献并能与我共事的同道之人。MatterPool就是我新设的矿池公司。我与中本聪研究院的创始团队的其他人分道扬镳了,因为他们信奉的是Bitcoin Core的那一套。

中本聪研究院与比特币的联系不够紧密,一个没有矿池业务的“智囊团”从最初就是一个错误。如果当年我们不得已开展了矿池业务,那么我们就能马上开始思考如何能够维护网络的健康。如果当年中本聪研究院成立一个矿池,那它就不会堕落至此了。如果我在2017年就建了矿池,我们就不会有小区块、隔离见证(Segwit)或重放保护这些东西了。

MatterPool不会允许比特币的服务受到外界干扰。我们(在处理交易时)提供的所有信息都将被用作抬高算力价格的筹码。只要信息质量高,我们就能承担更高的算力成本,因为我们知道,整个经济体系将因我们的信息服务而改善。

这就像物理学中,量子电动力学理论认为由于电磁力的能量较高,因此它的作用力会比经典物理学的预期要低。而引力则恰恰相反,因为引力是协同作用的。在更高的能量下,引力变得比经典物理学中预期的要强。这是量子引力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一些问题。摄动理论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当能量变得更高的时候引力协同产生的效果就显著了。

在经济学中也是如此。货币的使用使人们互相受益并开始专攻这个领域。越多的人使用货币,则货币的专业化程度也会随之上升,它的用途也会更加广泛。比特币经济体的好处类似于黑洞的引力。人们必须创造性地思考,应用互惠互利的新知识,才能成功地获利。当每个人都如此行事的时候,其产生的利益将强大到无人能够逃离。比特币比其他形式的货币更胜一筹。Bitcoiner(指应用比特币的人)更善于互惠互利,因而也具备更强的引力。

我曾在视频“Look Up At the Sky”中提出:“所有的Bitcoiner都被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所吸引——那就是爱。”你的富有其实是依托于他人的。如果其他人受到伤害,那你的财富也会贬值。我希望所有的Bitcoiner都过得好且有成果。因为这将使我的比特币升值。如果所有的Bitcoiner都知晓他们真实的利益所在,他们也会有同样想法。货币的使用是要让人们彼此相爱。而比特币是更好的货币。

你曾说,对于Bitcoiner来说,获得更多比特币是很重要的。听起来很简单。拥有更多比特币的意义是什么?

Daniel Krawisz:货币是一种高效的大规模范围内人类合作的形式。逐利是人们合作的方式,这意味着他们想赚取更多的比特币,而他们需要互相为对方服务才能达成这个目的。

逐利的过程就是价格逐渐接近真实的机会成本。价格越高,则浪费越少。市场通过每一次获利来学习。通过盈亏自负的体系,低效的活动被高效的活动所取代。比特币的逐利不同于美元的逐利,因为同样的操作以美元计价可能产生利润,以比特币计价却是亏损。因此当你所追求的是美元利润的时候,你是在和其他同样追求美元利润的人合作;而当你追求比特币利润的时候,则是在与其他追求比特币利润的人合作。

若人们不把比特币当作货币,则比特币没有任何用处。如果Bitcoiner不想要更多的比特币,那么他们就不是真地把比特币当成货币。你总是想要更多的钱,这才是钱的意义。这并不意味着你试图获取更多比特的时候不顾忌风险。所有的逐利行为都是有风险的。企业家们寻找的是优质的风险机会,因为他们能比其他人进行更精确的计算。当Bitcoiner将比特币视为货币时,则对所有人都是有益的。这种力量就是黑洞产生的原因,能将所有人卷入其中。

让我们假想一个在全球范围内使用Metanet的链上世界,互联网也不再是以广告为基础。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将何去何从?如果没有比特币,我们又如何在这样的世界里生存?

Daniel Krawisz:人是一种群居动物。一个人如果无法成为社会的一部分,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法生存的。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有钱就能使你成为社会的一部分。金钱是对他人的依托。如果人们不能合作,不能组成一个社会,那么金钱也就毫无价值。

比特币是一种与过去所有货币都迥异的货币形式,因为它能够将不可磨灭的记录与随时可用的各笔支付相关联。任何人都无法去创造一个记忆空洞。“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在比特币的世界里,过去是由规则而非任何一个个人来控制的。因此,至少在比特币的世界里,未来也会受到法治的约束——如果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知道自己言论的真实意味的话。

Metanet是一个特定协议的名称,我还不是很熟悉,所以我对此没有更多想说的了。

在今天这个以广告为基础的互联网时代,时间是我们主要的支付方式。每一个有能力行动的人都可以利用上帝赐予的时间来进行支付,从传统的财富意义上来说,这是贫穷。但在Metanet的世界里,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我们不再直接使用时间而是使用比特币进行支付。这会变成一个残酷的世界吗?

Daniel Krawisz:生活充满了艰辛。人类社会总是苛求难满,因此任何一种社会制度都是残酷的。然而,当客户总比当产品好。在基于广告的社交网络中,用户只是产品。社交网络的社区人群必须能被广告商所接受。在一个基于广告的体系中,你付出的不仅仅是时间。大规模操纵成为基于广告的社交网络商业模式的一部分。社交网络的社区人群不能自我满足需求,只能被操纵成某些可以被广告商所接受的东西。Twetch的激励源于为Twetch社区的人群服务,因为这是他们的客户。Twetch社区的人群可以在不被操纵的情况下更有效地满足自己的需求。

比特币中有利他主义这种东西吗?

Daniel Krawisz:我认为所有表面上的利他主义想要持续下去,都必然是利己的。真正的利他主义是无法存活的。然而,人们有充足的理由去自愿捐赠。金钱买不到朋友,但慈善事业可以赢得朋友。朋友重于金钱。我认为这是一场利他主义的竞争,但如果你相信利他主义确实存在,那么这种说法就是矛盾的。相反,在利他主义的竞争中,人们的个人利益与他人的利益是一致的。人们因为造福社会而获得回报。无论一个人身家几何,都不是必须要参加利他主义的竞争。盈亏自负的体系也使所有个人利益得到了统一,而利他主义的竞争则远远超出了这一范畴。比特币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Ryan X. Charles说,“比特币将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计算机……你可以用世界上最大的计算机来:计算更大的数字。”BSV网络“作为一台计算机”正在与——比如说AWS、IBM、微软、苹果和谷歌等公司进行计算能力的比拼,这种说法是对是错?

Daniel Krawisz:比特币是一台抽象的计算机,是由许多协同工作的计算机模拟而成。像Google和Facebook这类可信系统类的信息公司正是可以被比特币所取代的。他们可以选择向人们展示哪些信息,但他们不会知道其中的差别,因为他们控制着自己的数据库。人们信任他们,相信他们不会创造一个《黑客帝国》一样的虚假现实来操纵人类。比特币之所以与它们竞争,是因为比特币可以提供与它们相同的服务,而且这样做符合Bitcoiner的利益。AWS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出租服务器,因此比特币并不与之竞争。IBM、Microsoft和Apple则处于两者之间。他们虽然是信息公司,但他们也有比特币无法与之竞争的其他业务。

BSV应用是否有动力去利用“比特币计算机”——即BSV专用交易处理器的网络来完成应用的所有后端计算?

Daniel Krawisz:不。比特币是相互独立的个体之间和谐互动的产物。当我们想要向一个系统的不同部分证明在特定时间发生了计算时,我们才会用到比特币计算机。我们并不需要它来进行所有的计算。

你曾在一个视频中大谈生物信号和比特币,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你的看法。

不利原理(Handicap Principle)是生物学的一个基本概念。它的内容是,一个表明机会成本的信号是唯一一种可以在敌对信道——换言之,这是一条发送方可以从欺骗中受益的信道——上可靠传输的信号。如果信号的接收方能看到发送方为了交流而有所舍弃,则可以合理地认为该信号值得接受。否则发送方就是在浪费时间。

这一原理适用于自然界的许多现象,但性选择最为明显。雄孔雀的尾巴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Zahavi在他的书《The Handicap Principle》中描述了此类信号的多种示例,包括捕食者与猎物、雄性与雄性以及雄性与雌性之间的交流。我做了一个关于这个话题的视频,链接在此:

在比特币中,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算力的作用,会认为它是一种浪费或是非必要的东西。然而,若你期望诚实,则算力是必须的,就像雄孔雀尾巴的大小是其整体健康状况准确表现一样。权益证明(Proof-of-Stake)是没用的,因为操纵者可以接管一切。但是要在工作量证明(Proof-of-Work)体系里接管一切就没有那么容易了。Bitcoiner彼此依赖,但是如果没有算力,他们就不知道谁才是他们最需要的,从而可能会上当受骗。

BSV应该发出什么样的生物信号?它现在到底发出了什么信号?

Daniel Krawisz:最能让新人提起兴趣的障碍就是让他们相信:我们不需要他们。Bitcoiner会因为彼此间能更好地合作而越来越好。如果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也会更好,最终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加入进来,但我们不需要他们。

当我在Twitter上公开邀请你参加这次访谈时,一个貌似BTC机器人水军的人马上就跳出来了,他说你是“背叛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又在发出怎样的生物信号?

Daniel Krawisz:比特币是为人服务的,而不是人反过来要为比特币服务。BTC不为我或任何其他人服务。因此,我抛弃了它。BTC是一个需要表忠心的社区。金钱必须对我忠诚,但是我不必忠于金钱。一个人忠于金钱而不是金钱忠于人的社区是一个无人逐利的社区。逐利者忠于他们自己。他们
选择一种货币是因为其他人也能真正受益。但在BTC的圈子里,没有人能受益。

早些时候,当我还在为中本聪研究院写文章时,我在BTC圈子里很受欢迎。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社区并不是真地想要我的知识。它只是想利用我来拉盘。所以当我说BTC不再是什么好东西时,他们便拒绝听取我的意见,也不再把我当成一个有知识的人了,每个人都只是想尽可能地忽视我。是BTC背叛了我。

幸运的是,我读过《堂吉诃德》和《巨人传》,所以对讽刺文学比较熟悉。讽刺是对抗思想控制的一种体裁。信息如果以讽刺的方式呈现,就不能被压制。讽刺始于愚蠢,任何试图压制它的人看起来都很愚蠢。如果他们试图解释为什么表面上的愚蠢实际上是一种危险的思想,那他们就必须解释清楚它到底在说什么,这是他们无力做到的。我制作了一档叫《Bitcoin Stuff》的节目来传播可以穿透思想控制的信息。

我希望你能给BSV挑挑刺。从技术或经济角度来看,BSV有没有可能出问题?BSV的支持者“社区”有没有可能出问题?

Daniel Krawisz:你问这个问题就已经证明了BSV社区比比特币社区过去的任何时候都要健康。成功来自于对失败的思考。我不想说太多,因为我所知道的任何不足都能让我从中获得更多的比特币,所以我不想作太多批评。如果其他人不能先行做出改进,我们Matterpool将抢先一步。

比特币的经济体系迫切需要摆脱对区块补贴的依赖,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因此,Bitcoiner一直致力于打造商业,努力为比特币之外的世界服务。这对于避免失败固然是必要的,但是这也不足以带来成功。

金钱的主要目的是让彼此受益。比特币之所以不同寻常,是因为它还能提供许多货币范畴之外的服务。然而,当比特币在为世界上剩余的人服务时,并没有发挥其主要功能。为了达成这一目标,Bitcoiner需要互惠互利,这样就会使比特币被当作是储蓄一样的好东西。这才是真正的采用。

投资需要你对自己的生活有一个全面的看法。拥有一份工作固然重要,但如果你因此失去了闲暇时光,那又有什么用呢?投资并不仅仅是在现金和股票之间作选择,还要在工作和娱乐作选择。比特币的潜在价值是非常巨大的,但实现这一价值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或商业上解决方案。

每一种货币都代表着一个人类群体。为了使Bitcoiner这个群体扩大,就必须让外人有加入的欲望。正如Jacob Sitowski所言,文化推动采纳。Bitcoiner可以通过使用比特币而改善彼此的状况,他们也因此受益成为了更优秀的人。这是理性地说服人们相信比特币是更优质的货币的证据。

谈到批评BSV及其相关人群,让我们来说说投机的问题。在其他的数字资产——比如说BTC的圈子里,价格投机不是其中的一个话题,而是唯一的一个话题。而在BSV的圈子里,几乎都不准设想未来以美元计价BSV。我能够理解BSV的支持者试图与BTC这种一币一兰博基尼的赌徒保持距离,但任何一项资产难道不是天生具备投机属性的吗?

Daniel Krawisz:投机本身无可指摘。投机只不过是在押注未来。在我看来,问题不在于投机,而在于错误地投机。如果你进行了正确地投机,那投机自然是非常好的。BTC社区是由一群生活在幻想当中的人所组成的。他们臆想当中的以BTC为主导的未来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BTC不是一个经济体系。如果你对现实世界的判断是错误的,那么你就不可能成功地进行投机。活在幻想当中是很危险的。

一个经济体系不能仅仅建立在投机之上。这群投机者认为他们自己无所事事就是无比优秀。Bitcoiner需要打造一套经济体系才能成功。投机是为那些对未来经济的理解比其他人更透彻的人所准备的。在BTC的圈子里,人们为了一个不可能的未来而相互欺骗和自我欺骗,他们在认识到自己的无知之前,拼命想把他人拖向贫困。

投机行为在市场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投机者的参与对于BSV的总体发展有多重要?

Daniel Krawisz:资本市场是一场预测未来比拼。市场是一个将个体知识汇总成集体知识的体系。那些成功运用其差异知识(自己知晓而别人未知)的人将变得更加富有,与此同时,这些人也将自己的知识推向市场。市场是我们所有差异知识的集合体。

投机是一种为纯粹的思想支付代价的行为。我愿向所有这些只靠思想就能过活的聪明人表示祝贺,因为这些人都是凤毛麟角。经济体系需要思想却不能单纯地依赖思想而存在。此外,市场总是会日益聪明,是无法被归纳的。有些人认为自己永远智高一筹,因此可以靠短线交易为生。但这是不现实的。当把时间跨度拉得足够长时,任何人都不可能获得成功。

比较现实的想法是,你需要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寄希望于投机成功并不是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那只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才能得到的奖金。通常来说,市场比你懂得更多,但也并非绝对。当你懂的比市场更多时,你就可以通过教育市场来获取超额收益。而投机就是你教育市场的方式。

当BTC/BCH以及后来的BCH/BSV分叉时,极少数人,包括你在内都指出,明智的投机者实际上应该保留所有的分叉币。这个看法如今还适用吗?或者你现在对如何持有BSV、BTC和BCH有什么新的看法吗?

Daniel Krawisz:比特币是一个复杂的策略游戏。这一体系在2017-2018年间面临纷繁的选择,其中很多选择都会导致糟糕的结果。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危险的时期。不拆分旧的UTXO是为了与(之后变得支离破碎的)原始比特币站在同一战线。为了赢取我的欢心,这些分叉币要来为我服务。

我曾在视频中说,每一条链都像一个角斗士,会与其余的链战斗并杀死他们。如果比特币真的具备拜占庭容错的能力,那这就是必需的。所有诚实的节点都会达成一致,他们会在同一条链上找到彼此,并摧毁其余所有的、包含叛徒在内的链。我不清楚最终会是哪条链取得胜利。我看到的是很多人都在争先恐后地站队,但是双方都在搞鬼。我相信终归会有一个契机要去将币分离开来,只是我当时还没有看到罢了。

投资不等同于投票。如果很多人在两个币当中选择了一个币大量买入,这些人也不会自动获胜。如果这个币没用,他们都会失败。投资是对未来的预测。在投票当中,你选择的是你想让他赢的人。但在投资当中,你要选择的是真正会赢的那一方。我不会基于意识形态而作决定。小区块、高手续费的币在我看来是不可能赢的,但我认为BTC的信徒们可以正视自己的错误并加以改变。
自那以后,所有诚实的人都汇聚到了BSV上。我没有看到有任何人在做能与BSV的竞争力相提并论的事情。我迫切地希望看到其他的币被消灭,尤其是BTC和BCH。

2018年算力大战时,你当时是怎么想的?现在回过头来看,你如今的想法又是什么?

Daniel Krawisz:在算力大战发生之前,我曾认为Roger Ver会放弃并接受失败。对他来说,不幸的是,由于他所处的位置,他没能预见到自己是不可能成功的。然而,他对自身处境考虑欠周,从而未能意识到这一点。租用算力是不可能赢得算力大战的。Roger Ver租用了算力,而出租这些算力的矿工可以用这些钱来建设任何一条他们钟意的Hash256币种的基础设施。他们拿这笔钱投资了BSV的生态系统。Roger Ver的这些钱全都损失了,只制造了一种外强中干的假象,这是行不通的。取胜靠的是真正的实力。这种实力就是生产能力。算力只是一种实力的一种表象,而非其实体。如果你没有实力却试图装腔作势,那么你的行为只是在浪费精力罢了。这就是在BCH上发生的事情。

在CoinGeek伦敦大会上,著名经济学家George Gilder问Craig Wright博士为什么比特币的数量是有限的。我们可以肯定,George Gilder意识到了有关稀缺性的争论。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Daniel Krawisz:通货膨胀并不是拜占庭容错的,因为无论什么时候发生通货膨胀,总会有人不用工作便能获取报酬,并且能在不对经济产生贡献的情况下窃取经济发展的成果。我们必须相信这个人不是一条寄生虫,相信他会利用这种力量来促进经济发展,而非从中牟利。如果我们接受了“合法的通货膨胀”这个概念——我当然不接受的,那么通常情况来说,就没有办法对合法的通货膨胀者和寄生虫作出区分了。发起通货膨胀的权力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人们会为了获得它而不择手段、口是心非。更好的办法是让我们各自决定谁应该拿到这些钱,并从我们自己的钱袋子中拿出这些钱,而不是让某些人窃取去整体经济的果实。

除了稀缺性已知之外,请再多给我们一些提示。拿黄金来说,黄金的供给存在市场驱动型的通货膨胀,所以黄金的供给水平反应了需求水平。但比特币却并非如此,这是否会产生什么问题?

Daniel Krawisz:不会有问题。固定的供应量更好。与其让供应对需求做出反应,不如让价格对需求做出反应。价格是一种沟通机制,使每个人都能和谐行动。供给的增加则不然。货币供应量的增加一定是对储蓄者的惩罚。黄金之所以可以用作货币,只是因为增加黄金供应的成本非常高,因此不会对储蓄者造成太大的损失。 那些储蓄者将希望寄托于整个经济体系的长期未来。储蓄能让你为万事做好准备。由这样的人群组成的社会应当是我们所欲的。一个使用固定供应量货币的社会将是一个更加着眼于未来的社会。这意味着这个社会将变得富有。当人们对未来有所思考,便会得出这个结论。

请带我们理解一下比特币在比特币网络中的角色。许多人认为,只能以satoshi(注:比特币最小单位)向交易处理者(即“矿工”)支付费用。然而,用法币直接在链下向交易处理者支付费用也并非幻想。这是否意味着法币可以替代聪?

Daniel Krawisz:不能。你不能向不想要法币的人支付法币。比特币是更优质的货币。赚劣币不是个好主意。法币并不是拜占庭容错的。当叛徒阻止诚实行为者表达他们的意见时,这些赚取法币的人将会受到伤害。而Bitcoiner不会受到伤害。只有当人们意识不到这种差异时,法币才能代替satoshi。即使法币以代币化的形式存在于区块链上,它仍然不是拜占庭容错的,因为法币的通货膨胀仍会存在。那些使用通货膨胀货币的人不会采取行动来保护法币,但Bitcoiner会采取行动保护比特币。

对于比特币网络来说,satoshi真的是不可或缺的吗?

Daniel Krawisz:satoshi确实是不可或缺的,因为没有它们,就没有理由期望其他人采取行动来确保这个体系得以生存。这就是拜占庭容错的含义,如果没有satoshi,拜占庭容错就不复存在了。持有代币的人依托于其他所有持有该代币的人。若没有这个代币,就没有动力去建立对彼此的忠诚。如果这个网络正面临危机或性能未达预期,那么所有知道如何改进它的人将买进更多的代币并从之后的升值中获益。如果没有代币,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你经常提到“比特币的中心”,那是什么?怎样才能到达比特币的中心呢?

Daniel Krawisz:给定节点的网络中心性是指任意两个其他节点之间存在的、经过该节点的最短路径的数量。你通过成为中介性最强的中间人来定位网络的中心。通过联结其他人,你就成了一个中间人。我还认为意识是由于大脑神经元之间竞争成为中心而产生的。

最后一个问题:什么是“比特币之王”?更重要的问题是,谁是“比特币之王”?

Daniel Krawisz:比特币之王是我在YouTube上所扮演的一个角色。比特币之王是一个疯子,他相信自己可以通过YouTube频道控制比特币上发生的一切。

比特币之王的灵感来自堂吉诃德。堂吉诃德自认为是一名骑士,但在大多数其他人看来,他似乎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堂吉诃德和世界上其他人的唯一区别是,他是唯一一个活在自己的幻想当中的人。其他人都生活在关于谁是一名骑士的共同的幻想中。对于一个人能否成为一名骑士,没有任何客观的标准,但是对一名骑士社会地位却是有共识的。

在他的冒险旅程中,堂吉诃德遇到了许多疯狂的却被社会所接纳的人,但是他自己却不被社会所接纳。他们的疯狂是普遍的,所以每个人的行为似乎都是理智的。在书的后半部分,一些富豪决定拿堂吉诃德的幻想来游戏,这些人出于取乐的目的而满足了他的幻想。Sancho Panza最终也当上了一个岛屿的统治者,正如堂吉诃德所承诺的那样。

《堂吉诃德》是一部讽刺作品。讽刺作品是思想控制过度时代的一种体裁。讽刺始于愚蠢的模仿。从表面上看,《堂吉诃德》似乎是一个让傻瓜也觉得好笑的荒唐故事,而这也是大多数人的看法。只有当你经过深层次的思考,你才会意识到其中所暗含的深义。那些想压制讽刺文学的人会遭到人们的质疑:这类文学到底哪里危险了?思想控制者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解释,因为这样只会将信息广泛地传播。

我在比特币的思想控制时期开始了我的YouTube秀。我做节目的目的是与所有不受思想控制的人建立联系。讯息将穿透思想控制的屏障。任何BTC Core党的白痴们要是试图参与或反驳这些信息都只会使它更加流行。

塞万提斯在狱中开始创作《堂吉诃德》。他这本书是对政治权力的终极反叛。这本书说明了他——塞万提斯,比国王更加强大,因为他掌握着控制思想的力量,而国王们仍然被困在共同的幻想之中。塞万提斯是正确的。500春秋已逝,塞万提斯比他同时代的政治人物更加伟大。最终,思想是很重要的。如果你的疯狂行为持续的时间足够长,其他人也会加入你的疯狂,最终成为大家共同的幻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站无关。网站对文中关于比特币,BSV,比特币SV,bitcoinsv等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特此声明!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svers.com/346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