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SV中文网 - 最大的比特币BSV新闻资讯网站!首页
  2. BSV视频

CSW演讲:东京小世界网络与网格网络(2018年3月)

CSW演讲:东京小世界网络与网格网络(2018年3月)

CSW演讲:东京小世界网络与网格网络(2018年3月)

视频入口 点击这里

原文转自BSVOfficial。

Dr. Craig S. Wright
比特币的发明者 中本聪
nChain首席科学家,BSV领袖

以下是视频文本,供大家参考。

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下一个登场的嘉宾 Craig Wright先生!

Craig Wright:OK,我们做了幻灯片的吧。没有吗?Jimmy,我的幻灯片呢?欢迎大家,我们是家科技公司。我们将呈现给大家一张空白的幻灯片,其实这不是我们实际在做的东西,但这是比特币目前的现实情况,我们稍等一下。Jimmy正在火速地帮我连电脑。

比特币现在就是一张白纸,现在正是我们要开始创造的时候,我们可以利用比特币做很多事,今天我将要开始做一些事了,有些我说过很快就要开始做了,今天我就开始告诉你们一些事情。

我们将要开始,其实我们已经开始了,发表论文、发布代码、发布技术,并开始教人们关于比特币的一切,那些你被告知说你应该知道的东西。但其实,我们现在告诉你们的才是真相,我们会让你们明白,比特币的力量蕴含在其自身当中。其代码是足够丰富的,其网络是足够强壮的。

有一半别人告诉我们让我们去做的事情都是不必要的,我们不需要重建,改变和劣化比特币,现在比特币的力量就非常强大,那么,我们看看这几幅图:这上面有小世界网络,网格网络等等,对那些研究过特定类型的计算机科学、数学、图论等学科的人来说,你可能认出了其中几种不同的图像,grid模型、 watts-strogatz模型和barabasi模型等等,所以,这就是图论在现实世界当中的样子。

要点在于,我们要理解,在比特币当中建立良好的连接性是受到激励的。这与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其实这与生态系统非常相似。我会说比特币可能是第一个生物激发的网络。

那么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覆盖网络,每个人都会说比特币是可以被阻止的,因为它是位于互联网之上的,但是它并不只是位于互联网之上的,它位于所有一切之上,我才不关心你的特制的卫星连接,只有Samson Mow这样的特殊人士才能用。我也不关心你是不是使用SMS网络,我也不在意你在推特上说什么,因为利用BSV的低手续费,你可以在推特上进行转账。用tipprbot就可以为tipprbot点赞。

所以比特币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覆盖网络,比特币是终极的覆盖网络,覆盖一切事物、一切角落,任何你能想到的,它都行。

那么想一想我们之后能做些什么?干翻底层网络?我们就是这样建立连接的,重要的是,其他的东西也开始建立连接了,我们在意的是网络的边,每个人都在说节点、节点、节点,网络图论,不是你想的那样。

节点不重要,连接性才重要,如果你想一想现实生活,重要的不是你只认识谁,重要的是你又认识甲,又认识乙,又认识丙。古老的小世界理论。和凯文·贝肯有关的六度理论,你和某人之间的连接有多紧密,随着我们在世界上建立越来越多的连接,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了这个距离,很重要距离越短,连接性就越好,人与人之间就越紧。梅特卡夫定律,一切都呈指数形式增长,我们会看到增长,看到发展。我们会看到特别的经济形态。

那么现在看一下拓扑结构,我一直试着将这里面与数学有关的东西去掉,我发表过很多数学方面的论文,上面写的乱七八糟的。很多人看完都说“太复杂了,给我拿走”所以,与其搞成那样,我们可以尝试点其他的方法。

我将解释一下,什么是超级节点,以及我正在学的传染病学。最终你会看到我们所说的巨型网络 ,或者叫巨型集群,巨型集群指那些连接得超级紧密的区域,这是人们对比特币这类事物产生误解之处。他们不明白的是,连接性超级紧密不代表度中心性高,恰恰是相反的。

一个度中心性高的闪电网络的节点,要连接百万个其它的节点。你DDOS它,剩下的全完蛋,如果形成的是一个中心集团或者说是巨型集群,这种形式是坚韧的。这就是年代他们搞DARPANET时想做的事,ARPANET等等也是,他们想要的就是这个,这是军方日思夜想的东西因为你没法炸掉它,你无法毁灭它。你拿它没有办法,猜猜后来怎么样了?他们没做成,我们等下会看到一段简短而优美的视频,在接下来的几周或者几个月或更长的时间里,我们会把它做得更完善,不仅要让五岁的小孩看得懂,而且要让我的祖母也看得懂。

视频实际要有有复杂的、有简单的、有简短的动画版的,什么样的都有,这样你就可以任何一个你认识的人解释比特币了,我们会把这些视频做出来的并让你们拿去用,让你们能够去解释这些东西,让你们能在比特币的概念上进行构建,并把比特币知识教授给世人,这就是我们未来要做的事情。

我已经同巴黎的几所大学一起,澳大利亚也有,我们将开设硕士课,设立一些课程,告诉人们什么是真正的比特币。与此同时,我们以这段小视频为开端,解释一下比特币当中的一些东西,那么为何比特币是坚韧的?你可以看到这些矿工,还有这些用户,我们看到的这个网络结构,它所形成的就是我们所说的小世界网络,当我们去掉其他的部分只把图上区域连接起来时,我们发现矿工们实际上是被受到激励,去与一个超级节点建立连接的,然后用户会开始与矿工进行连接。

因为用户没有激励去保持连接一直畅通,那么,当你发送数据时会发生以下情况;跳一下,跳两下,结束。就这么简单,现在所有的矿工都收到你的交易了,迅雷不及掩耳,这就是比特币可行的原因,从来不会发生诸如;跳一下,跳两下,跳三下这种事情。

比特币里的矿工距离其他矿工两跳以上,从来都没有,如果你,我说的矿工是指你是个矿池或者类似的组织,即使你的矿池里有上千的矿工,你也只是一个矿工节点,矿工们是受到激励去做这些事的。

树莓派是没有这些激励的,一个树莓派可能同时和n个顶点建立6、8,甚至10条边,连接性基本上都是很差的,因为需要处理器资源,需要内存资源,需要带宽资源来维护这些东西,如果你需要建立起非常多的连接,你的机器就会因为发热而性能下降。所以说所有的树莓派都会变得越来越慢,它们需要30-40秒来传送一笔交易。

呃,我刚才播放的视频,等会我再回顾一下。说的是,当你发送一笔交易时,交易会发给所有的矿工,所有的矿工会在1-3秒内收到那笔交易,速度也还可以变得更快。当任一树莓派判定了某笔交易有效的时候,矿工早就已经接受或者拒绝这笔交易了,因为矿工们受到激励去相互建立连接,对矿工们来说每一秒都至关重要。是每一秒,如果你比别人早挖一秒,比别人的验证时间少一秒,比别人的出块时间早一秒,那么你就赚钱了。

有钱赚使得人们愿意去做这些事情,我们把贪婪用在正道上,这就是比特币的作用

比特币不是一个加密协议系统,比特币只是利用它而已,比特币是一套激励体系,你不可能在这个体系里作弊。因为如果你作弊,你就要亏钱。这才是它真正的意义,不好意思,我们返回去一下让我们再看一遍。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系统的坚韧性,我们要建立起一个概念,如果我们破坏矿工之间的连接,会发生什么?我们的网络依然是强健的,因为当所有的连接都完好时你需要破坏掉非常多的节点,如果你搞垮了某一个矿工,那个矿工就亏钱了。那么这个矿工就有动力去做DDOS防护,家庭用户没有这个动力,矿工们有动力去打包正确的交易,其他人没有这个动力。

那么有人会说我们要让这个网络更强健,因为矿工不可信我们是可以信任矿工的 ,因为他们关心怎么赚钱,他们进行了巨额投资来挖矿。

最近两年我有朋友开始进入挖矿产业,我朋友Calvin现在就在这附近,他的公司和Coingeek一起,他们也在挖矿他们投入上亿美元到比特币挖矿之中。他们关心这个系统是否足够坚韧,如果比特币受到攻击,那么其价值就会下降,这意味着其长期投资价值会下降,他们从来都没有动力去允许作弊发生。

他那天发了个声明,其他的矿工也会响应他的声明;如果有人双花了,你的区块会被拒绝掉。就是这么简单,不是技术的原因,而是经济的原因。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如果你双花了,你出块了,那你还得接下来连续再出几个块,否则的话后果就是,去你**的。如果你是个拥有%算力的矿工,你的合谋双花成功概率是:“零”如果你用%算力挖到了那个区块,你的区块会被孤立掉,这就是我们信任比特币的方式。

比特币的意义在于人:在于要让大家一起合作,在于要激励人们去进行更多的创造,这就是我和nChain未来要做的,我们将要构建和激励这个体系,不是说一切我们都要亲力亲为,我们想让其他的人一起开始构筑一个比特币世界。所以我们要创造一个环境让在座的各位可以发行通证,我的专利,代码和所有的一切。

我们会把其中大部分都送给BSV社区,我说绝大部分。是因为我还有些东西和比特币完全不相关,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把它们送给BSV,因为它们和比特币完全没关系。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要把BSV建设成一个生态系统,我不想要一个割裂的系统,要变得强大,不是因为我们是中心化的,而是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要变得强大,我们必须要统一和团结,现在割裂已成现实,这损害了我们的利益,我们产生了分歧,分裂了彼此,我们变成了以太坊,变成了一大堆山寨币。有的还变成了诈骗币,甚至庞氏骗局币也有,好在被端掉了。他们就像一个笑话,但是人们还是给他们打钱,这什么世界啊!

现在,我们需要去构筑一个统一的世界,要是造出了一百万个币的话我们是不会赢的,如果有一百万种币,银行赢了,如果有一百万种币,政府也赢了。你分裂你的对手,拆散他们,再进行征服,你就赢了。

我们不需要那些山寨币,比特币的力量现在就蕴含在其自身当中,我们会为你带来乐高积木一样的工具,不是为了让你去发行ERC这种诈骗币,让你拿了钱却什么都不干。不是让你想着拿了高工资之后又动了其他的心思,耶~,请给我万美元,总有一天我会有个好点子的,如果我没想出来,那我就再发一个币,不,我们想帮助你们去做真正有价值的事。

我们会帮助你们进行锚定,我们想帮你们去将事物真正地联系起来,然后把它们作为实用设备用于计算,终端到终端的物流。

想象一下,我们把一块电路板上的每一个集成电路,分解成一个阶层结构,说白了就是个树链的概念,最顶端只有一个数字,这个数字从密码学上证明了能够为你刚买的笔记本的整体系统提供证明。而且是永久证明,假设有人偷了一块RAM芯片,那整个系统就不一样了。如果有人换了块硬盘,那整个系统也不一样了。想象一下我们可以对此进行追踪,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偷东西呢?当你偷走这些东西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你这些东西是从哪偷来的,财产所有权永久地伴随你到世界各地,同时也是永久的销售证明。

想象一下,你是一个品牌制造商,你拥有一个品牌,当市面上出现假货的时候,你可以标记某件商品是否是真品。

我和SBI的Jerry聊过,他说他老婆会爱死这个的,因为她可以坐在桌子边指着这张Instagram的照片说,她的包是假的,冒牌的,这不是个真的Gucci。是的,这一切都会发生的,不是因为我们要对你进行惩罚,而是激励你去买正品比特币是要对人们进行激励。而且比特币是具有韧性的,这才是关键,它能自我修复,当配置完成之后发生连接失败时,我们的网络也能恢复原状。

比特币日夜不息,矿工熬夜是因为有人付钱让他们熬夜,我们付了钱给他们的。比特币每年的通胀率都在缓慢地下降。好吧,实际上是每四年下降一点,每下降一次,他们得到一点点,这一点点就是我们支付给他们的手续费,他们知道他们得到了报酬,他们通过竞争获取报酬,他们更有效率地进行工作,他们更加努力地去试图获取更多的报酬,这就是他们要保持诚实的原因。因为我们付钱让他们保持诚实。

那么,现在讲渗透。我在这不会说太多的细节,我将会发表一系列的技术论文。我们让别人把它们改得技术性不那么强,我非常擅长向懂行的人进行专业的解释。不幸的是大多数人都喜欢更小白一点的解释,所以我也在慢慢学习,让别人实际参与进行帮助我做这些事去掉那些潦草的鬼画符。用其他的方式进行解释所以上述所说的我们都要做。比如一些硕士课程等等,我会在巴黎达芬奇酒店进行授课,然后他们再向外宣传,等等等等,网络视频等等。

节点不会崩溃的,因为他们之间的跳数很少。每个人都在说要对比特币进行女巫攻击,其实你做不到,现在我的团队准备发表一些论文,有些现在已经提交了,我们将开始展示网络的数据、结构等等及其工作原理。我们会让其他的理论派有事可做,让他们判定一下比特币最大的缺陷是什么,学院派做的不就是这些事嘛。学院派从来都看不到优点,你会说“看,这是错的”,它的错的,我会修复它的。因为这是我身为一个学院派该做的,我从来不说好话,因为,嘿,算了。

最初,我们形成了一个巨型节点,为什么呢?原因是矿工获取了报酬,非常简单的事,他们想要相互连接起来,他们之间的连接层次越高,则他们的连接性越强。

目前的情况是,大多数的大矿工与其他的七-八千个节点相连,这意味着你需要一台性能强劲的电脑。如果你花了一亿美元,买了ASIC矿机,买了宽带服务,雇佣员工,建立数据中心等等一切,你会舍不得配置一台好的网络终端电脑吗?你会舍不得花百分之零点一的钱去维护比特币的安全吗?真的吗?

作为一名家庭用户,你可以去运行一个节点,我不在意也不会阻拦你。但是我要说的是,你什么也做不了,你什么也验证不了,你从来都什么都做不了,有人和我争辩说“如果BU的区块刚好比协议定的参数高了一点,因为高了那么一点导致这个区块被拒绝了的话怎么办?”好,第一点,这给了人们一个教训,当他们亏钱的时候,矿工会在意的。

相信我,Roger 不知道你听得到没?我确信的是 ,Roger 如果某天你没得到报酬 你会在意吗?(实在听不清Roger说什么)非常正确!那么,人们想当然地说“不你铸成了大错,你毁了这个网络”你猜怎么着?含有真实交易的区块数秒之后就被挖出来了,比特币继续正常运行,这些支付不会消失,一切完好如初,Roger没得到报酬,然而实际情况应该是那些喷子,那些Core党喷子应该会兴高采烈地说“忍着吧 Roger”这就是现实,所有交易都被打包了,作为一个商户,你得到相应的报酬了。作为一个商户,你的钱已经到你的账户里了。你是商户的话你会在意Roger赚不赚钱吗?你不会在意的根本不在意,我才不关心哪个矿工赚不赚钱呢我只是个商户,就这么简单。

所以过去我们看到的那种广播方式,那些间谍矿工。会受到一些不会完全验证一切的矿工们的激励,因为是那些家庭矿工在打包交易。但是节点是其他所有的矿工,其他矿工会抢着验证这些交易而且还会嘲讽,“玩蛋去吧!Roger,这些交易归我了”,间谍矿工继续在Roger的区块上挖着矿,因为他没有进行验证,这样他们将落后28-35秒,在比特币体系里28-35秒的时间差是相当显著的,它将使你失去所有的利润,这就使得人们会改变他们的行为方式。这就是比特币运作的方式。

Calvin和ABC的Amaury正在做的事就是,关注某些人明显的双花行为,比如有同样的交易和地址,非常简单就能发现:windows XT和我们的节点都有这个功能,还有其他有趣的东西,这都是非常简单的,你离开2秒之后就寻思着要双花,你准备怎么做呢?我们不会把两笔交易都打包,你就是在自找麻烦,因为我们不会打包你的交易。

就这么简单,你想双花那我们就丢弃你的交易。或者说我们可以让你等着,如果你是买一杯咖啡,那你就等着半小时之后再喝吧,而且还必须是没问题才行。这个时候你就去角落里坐着吧,因为你不这样的话,头顶上的摄像头,就会将这些加密签名过的证据发送给当地警方,简单得很,所以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反正我是没有动机花太多的钱去尝试偷一杯5刀的咖啡的。

我的意思是虽然我喜欢喝咖啡,但是也没有辣么辣么爱,所以,我们将会形成一个巨大的组件。现在,如果我们从普通网络中移除某些节点,我们得到的结果就会是一个分化的网络。所有人都认为比特币也是这样的,他们觉得“哈哈,攻击得手了”错了,这是在闪电网络上才会发生的事情。

闪电网络是紧密地连接在某单点上的,就和现在的互联网一样,这也是美国军方搞错的点之一。呃,军方会犯错吗?会还是不会?呃,军方似乎在某些领域确实很牛逼。他们懂得命令与控制,我们将会构建一个巨型的去中心化网络,还要内置一个命令组织。

Yeah,Darpa了解一下,那么会发生什么?击溃普通的网络之后你就使它们分化成碎片了,这就是所谓的“渗透阈值”,在这个“渗透阈值”的存在的情况下,其实网络是会进行重组的,所以在当前的比特币体系里,如果你想对这个网络进行女巫攻击,假设你想获得1%的利润。
大家来猜一猜你要在网络中设置多少女巫节点?比如说现在是11000个BTC节点或者说是1000个BSV节点,有想法吗?不,大概需要1亿个女巫节点,你可以和我争辩,我晚点会把其中的数学数据都给你看。

正在赶工大概需要1亿个女巫节点。你如果你有1万台BTC矿机,和其他很多的机器相连,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即便是只有几个大矿工之间有万条连接,或者是像Coinbase这样紧密连接着的非矿工,当他们与其他机器之间有成千上万条连接时,你将会需要击溃很多机器才行,你要搞崩所有这些机器才能成功攻击比特币,如果你搞崩了天朝,搞崩了俄罗斯,加拿大也被搞定了,美国也被搞崩了。呃,你再随便挑一个大陆好了。然后你丢一筐核弹把他们都炸飞了,比特币照样好得很,这是互联网未竟的事业,是比特币运作的方式。

我们将各类中枢摧毁,其运行速度的确是会变慢。确实让人很烦躁,因为70%的算力都被摧毁了,只剩30%了,这将需要花我非常非常长的时间。我就坐着干等,我的交易依然是几秒之内就零确认安全了,但是可能交易入块需要等很长时间,网络会重新调整,可能会需要6个礼拜才能重新调整完毕。

显然我说的是BSV,一切就又重回正轨了。所以,我现在的所处的位置是:需要人们去真正开始理解一些东西,我一直在说SEIR,SEIR是流行病学当中的模型,是的,我过去曾从事过数据分析的工作。做过一些关于医疗数据的分析,我也写过论文,也看到学校的小孩儿们喝得酩酊大醉。

但是,嘿,欢迎来到现实世界数据分析就是这么做的。当然不是只有学校的孩子们会喝醉而已,我们现在能做的是;我们将会制作一些短片,一些简单的动画,但是同时我们也会制作一些的动画之类的,现在还没做完,我将在未来的几周内放出来。在首尔会议之前会出来更多,我们将在首尔与Core那帮人同台,看看他们是否会落荒而逃。

我们要每个人都开始理解为何比特币是如此重要,它是一个集大成者。

你们听Clemems说过,我发表过一些关于图灵完备的论文,解释了现在的比特币就是一个判定器和完全图灵机,这意味着它实际上比人们所认为的更强大,它是一个预测逻辑系统。

人们所遗忘的一点是,你不是只有0和1,你还有真和假。即使你以一个很大的数结尾你也是一笔真的交易,我不是必须要以0或者1结尾,结尾既可以是0 也可以是9796。你可以拿这些数值大作文章,我们要重新开始思考比特币,我们要开始设想在比特币之上进行构建。每个人都在比特币之上进行竞争,当你进入一个苹果的应用程序时,你运行的是一个网页浏览器,99%的app都在这个appstore里,这是一个被美化过的网页浏览器,这是一个围墙花园式的网页浏览器,他们通过向你兜售广告赚了大钱。

有了比特币之后,我们现有的这些东西还是太复杂了。呃,无意冒犯,我也用Electron Cash。但是我们的祖母用不了Electron Cash,我们要利用比特币账本开发简单的应用,之后,如果我们想的话可以做加密猫,想要赌博我们也可以做,我们可以吃下BTC上他们不想要的那些粉尘攻击,因为这些粉尘攻击能增加用量;用量,流通速度,货币的流通速度为货币带来价值。

过年的时候,英国那个财政大臣,如果你不是只读了标题,我记得文章是在第57版,也有可能记错了,这里别引用我说的。如果你去看文章的第二部分,真正的问题不是那个标题,财政大臣,在他的“推绳理论”当中,给银行注入了大笔的资金,他们改变了监管。变得更难了,他们希望银行放出天量信贷,因为这就是“量化宽松”的意义啊,然而银行并没有这么做。所以英国财政大臣想了个绝妙的主意,他告诉媒体“如果银行不按照我们说的做,那我们就要将他们国有化”,真的有人花时间去读了文章吗???国有化一个银行,这就是他们的答案。

你们不听我们的话我们就接管你们,别信我说的,自己去看文章。这就是历史,存在于此。如果政府能够强迫银行如何行事,可以强迫公司如何行事,那政府就掌控了这些机构,慢慢地就变成了一个极权世界,不是因为手里有枪。当然了政府手里的确有枪,而是因为他们能逼迫你去改变。他们能控制你的行动。

当一个公司,不能在没有政府指挥的情况下自行行事,这些公司就变成了成为了政府的一部分。这就是区别所在,你可以设立一些诸如openbazaar这样的网站,我们也可以设立其他一些分布式的东西。

你无法破坏它们,世界就不同了,当我们可以发行货币并将一切通证化,世界就不同了。当我们能在比特币之上构建物流追踪系统,世界就不同了。当我们有一个能集所有人的意图与一体的系统,世界就不同了。

我要举一个在Token 大会上碰到的一个人的例子。我一直举这个例子因为我觉得很有意思,有人准备发个新的ICO,要造一个关于性产业的币。我觉得我有点侮辱他们了,因为我把它重命名叫小姐币,重点是我一直和人们说“你现在有了这个小姐币,和比特币相比它更注重隐私,你到交易所去买这个币,嘿,亲爱的,我刚投资了小姐币,还剩多少?我用光了,要么是。嘿。我能付个小姐币来一发吗?呃,当然不行啦。我TM要一个只能找其他小姐的币来干嘛?”这可能是个很有趣的场景,这就是为何我们需要统一,我们要的不是小姐币,我们要的是货币。

唯一的货币,一个能通行世界的货币,不是受管控的货币。不是政府发行的货币,而是一个稳定的一成不变的货币,金本位难以运行的原因之一在于,他们为何不喜欢锚定的货币,他们为何不告诉你原因。因为金本位是诚实的,政府实际上可以用比特币发行债券,政府可以用比特币运行一套凯恩斯体系,他们可以贷款给别人,没人能阻止你贷款给别人,因为你有比特币啊。就是么简单。

在金本位下他们也这么做,但是不是固定的,其中的区别在于在金本位初期,锚定的是25分,不好意思,最初是95分,然后一百年之前,1刀里面有25分是黄金,当年1971尼克森终结金本位时,有人知道仓库里到底有多少黄金吗?5%,Yeah,这就是金本位,因为你可以牛皮吹上天,在比特币上这行不通,每个人都可以查询你的储备

当一个政客在国情咨文当中说“各位,一切运行良好,不用担心”,倒霉的是你的孙子辈,你懂的,你知道他们的撒谎,如果政客知道你明白他在撒谎,他们就有激励不去撒谎。

比特币是一套激励体系,每人说一遍,比特币是一套激励体系,这才是关键。这是其得以运作的原因,人们因此而不会做蠢事。我们想要的,以及nChain想从中获得的是,那边那位是Jimmy,我们将协助你们去构建。

所以,谢谢各位。多说一句,比特币的力量蕴含在其自身当中,能让其成功的力量蕴含在我们这些人当中。

主持人:哇哦!O,谢谢,Craig。
翻译:@黄酥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站无关。网站对文中关于比特币,BSV,比特币SV,bitcoinsv等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特此声明!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svers.com/22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