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SV中文网 - 最大的比特币BSV新闻资讯网站!首页
  2. BSV新闻资讯

CSW:资金与权利

CSW:资金与权利

作者:Craig Wright (比特币SV是原初比特币)
原文标题《Fundingand rights》,首发于2019年5月21日《Medium》
译者:刘晔律师 上海市海上律师事务所

我个人的比特币和公司拥有的比特币是两回事。公司正在使用的比特币并没有被带入澳大利亚。

CSW:资金与权利

我们的工作系统将将一切作为权利的事物存放于比特币。这么做的原因在于,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比特币的税收确定性。因此,通过海外管理比特币。我们将权利转给了比特币。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指示其他人进行支付,而不必担心当时澳大利亚税法中有关比特币的不确定性。

在某种程度上,这相当于将比特币放在交易所。如果你对存放于交易所托管钱包中的比特币享有权利,实际上你只是对这些资金享有权利,但并不拥有资金本身。我们通过巴拿马的一家律师事务所进行这样的操作。这远非理想,但鉴于我们无法保证政府监管的确定性,也只能这么做。操作过程是,通过 Bitmessage 给他们发送邮件,然后他们付款。

2011年,我开始操作这个过程时,比特币的总价值还非常低。

实际情况与许多其他交易所是一样的。当我们在澳大利亚开始审计时,发现很难获得信息。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让人们回复。

我能够控制我买来的资产,比如电脑和软件。但很难控制钱,尤其是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上涨,控制钱越来越难。照说更简单,但事实是,钱不在你手上直接控制时,你永远不知道你实际上有多少资产。我把个人持有的比特币锁进了一个相当严格控制的账户。现在还是这样。有很多方法可以保护和存储文件。但是,公司不同。

有一件事人们不知道,那就是,因为对权利的疏于控制,我丢失了大量比特币。2015年时,我们仍在海外持有比特币,通过会计系统我知道数量,但很难访问它们。最大的问题出在许多与巴拿马案件有关的人失踪时。但是,我没有丢失别人的比特币….我自己的相当数量的比特币丢失了。

当时,我们保留着大约比10万多一点点的比特币的的权利。

这些都不是我早期开采的比特币。

我从未将他们在赌场软件上赚来的钱带回澳大利亚。2011年,我在加勒比海的银行账户里有大约3000万美元。它们都在结构化的信托和公司里。如果我把这笔钱带回澳大利亚当成现金使用,将最终直接纳税。曾经经历的痛苦促使我决定,让巴拿马的一家律师事务所为我购买比特币。

那是在海外持有的,2011年和2012年,我们经历了第一次泡沫和破灭。所以,我曾有一点小小的收获,然后是损失,然后又是一个收获。

我想获得核心银行源代码。

为了理解我拟构建的一些系统,我最需要的是代码。我获得这些知识的唯一办法是进入一家商业核心银行平台。这也是我们与 Rubik/Temenos做生意的原因。 拥有一组源代码是一回事,但了解如何安装、管理和运行源代码是另一件事情。此外,我还设法获得了一整套 SCADA 控制软件,并随着扩容进程,对比特币的确切影响进行了大量研究。我知道它不再是一个统一系统,而是一个动态系统,但我需要更好地理解我的系统的拐点,把它从Alpha和Beta版本变成如理解所需的工作系统。

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创建的、将要形成多项专利的1300份文件或者白皮书,将不会存在。

当你有钱时,这个世界就不同了。

在我年轻时,从未想象过会把自己的数千万美元的交易权交给另一个人。但即使是比特币,世界就是这样运转的。当你把钱放在像巴拿马这样的地方时,问题就来了。公司消失时,资金也消失了。

2015年末,与我打交道的那些资金管理人从地球上消失了。在南美,丢失10万比特币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不,我不喜欢谈论这些。我想任何人都不想这样做。这就是为什么我得到了 Stefan 的帮助。Stefan 的背景在于处理困难的会计场景。如果我不这样做,我仍在努力挖掘会计账簿,而不会完成任何研究成果。

最大的伤害是,我知道有内部人卷入了这个事情。曾为我工作过的一些人与金融业有联系,但也是同样是这些人有权获得公司的共享文件。直到kleiman一案,我们才开始注意到一些已经发生的事情。说出来有些尴尬,在员工离职两年之后,在我拥有的系统中有一个后门。接触律师之后15个多月,给他们发了一个中止和终止通知,禁止某些人拿走、出售他们正在工作的软件,并禁止以此寻求天使资本。如今,我们仍然可以通过后门进入一位前员工留下的系统。

这是我最大的失败。

是我的狂妄自大导致了失败。

但它给了我一个宝贵的教训。 一个昂贵但很珍贵的教训。我学到了不能控制自己系统的教训。不控制你的密钥。这是错的,没有抓住要点。在任何大型组织中,股东都不会管理资金,董事也不会。资金在整个组织中流动。

我学到的教训是关于审计和控制。我以前做过审计员,所以应该知道得更清楚。尤其是用我自己的钱。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你是在管理别人的钱,你也有注意义务。

像Bitfinex、 Tether 和 Binance 这些都只是数字化的权利。

当你有一些Tether或其他所谓资产呆在不那么可靠的 B-交易所时,那么你拥有的不是资产,而是对资产的权利。同样的事情,我经历了一遍又一遍: 交易所被黑客攻击,被挪用,人们消失。所有这些情形,真正发生的事情是别人的钱不见了。 我也经历过。我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

我真的不想看到我在比特币早期经历的情景继续下去。短期内不会有 ETF 或任何涉及机构资金的事情了,因为我们有一个洗钱、挪用和欺诈的系统。

当我指示一个控制信托基金的公司成员将3000万美元兑换成比特币,以便我有望在2011年换回时,导致比特币的价格创下了历史新高,然后一路暴跌。直到2012年,我的持有价值才接近一年前的水平(实际上花了15-16个月)。

当我在巴拿马建立这个结构时,我觉得自己特别聪明–这部分还不错;问题出在后来,价格进一步上涨。象巴拿马这个地方的律师事务所经常处理3000万美元的业务。直到2012年,问题真正出现了,那时我想把东西带回澳大利亚使用。问题是,对我来说,价格突然暴涨,但不能对比特币施以直接控制。

在所有正在发生的事情中,我的资产在增加,但最终却成了问题之一。我最后得到了比我开始时更多的钱,但是其他很多不应该得到钱的人也得到钱了。

有趣的是,人们总说我是骗子。然而,我不是那个讨钱的人,也不是那个要你持有并从别人那里赚钱的人,更不是那个经营着一家非法投机交易所,操纵着无任何反洗钱措施,无任何金钱固有可追踪性的托管资金的人。

如果我创造一些无用的垃圾货币,或者将比特币改造成允许犯罪分子运作、帮助资助有组织犯罪(比如 BTC、门罗币、 BCH 等),他们会称赞我是救世主。 但是我不会。我想创造出可以追踪的钱。

这是真的,我不想要任何一枚匿名币。当我创造比特币时,我没有创造匿名的东西。我想要隐私,但不是真正的匿名。当你像我这样经营时,一个价格暴涨就变得危险了。如果你想象一项价值20美元的资产变成200美元,并且想象开始投资3000万美元,你最终得到的东西是很容易拿走的,当它被绑定到只是权利而不具有可追踪性的东西时。想象一下,基于一个门罗币系统,运行你的企业。3000万美元变成3亿美元。我还没准备好。

我的确还没有准备好,但它就在这里,这就是生活。我没有准备好披上自己创造的外衣,去教人们如何用它来创造全球的诚实金钱。说实话,即使到现在我还是噤若寒蝉。

现在想象一下,在那段时间,你有3000万美元的投资增值了,甚至你正在花费它。我觉得,当我花了600万美元购置电脑和主机时,我是买了一些有巨大价值的东西。我无法想象当时的情景,甚至无法想象我生活在当时。后来,我做了一笔每年超过1500万美元的计算机服务生意。所有这一切的结果将很快揭晓。我已经和人们开始讨论这些问题了。

我仍然没有持有我的钱。不同的是,现在的我控制得更好。没有我设定的强制条件,任何人都不可能从信托基金获得任何东西–即使我希望有人这样做也不能。

我不喜欢别人偷我的东西。 但它给了我一个宝贵的教训。这是一个昂贵的教训,深刻的教训。我现在看到的是,许多其他人正重蹈覆辙。

比特币如果不使用,它就没有价值。它不是数字黄金,数字化的黄金已经存在。黄金证书在网上早已交易了几十年。 数字黄金就像真正的黄金一样工作。事情的真相是,数字黄金只有作为一种数字洗钱资产才有价值。比特币只有作为账本和现金的基础使用时才有价值。

如果有人告诉你比特币会上月球,那是在骗你。

比特币在使用时才是有价值的。当它被交换时,当它作为一个账本记录被保存时,当它通过记录数字信息和黑客无法删除的日志而成为安全网络时,最重要的是,当它作为现金被交换时,它是有价值的。

我有很多比特币。我的信托基金是为了别人的利益而设立的,其目的是为了在现在和将来持有比特币。

我在区块链技术特别是比特币方面,拥有比任何在世的人更多的专利。然而,我不会告诉你,比特币的价格会到月亮。那些称我为骗子的人,那些竭尽全力操纵我曾拥有的数据的人,那些一步步改变记录,散布零碎文件和其他指令的人,甚至是那些帮助攫取我剩余的钱进而换成门罗币和 Zcash 的人,可以说他们正在行骗。

那些意图将比特币的原初理念冒充为别的东西,又拒不承认已经彻底改变了比特币且将继续的人,他们正在从事诈骗。那些告诉你比特币因为升值而升值的人,他们卷入了一个庞氏骗局,通过洗钱和非法活动来抬高比特币的价格。他们是骗子。

你当明白,欺诈的本质在于,你必须通过忽悠别人的钱来赚钱。简单的答案是,找到资金的可能流向,以及谁会从中受益–不是去建设一个系统,而是只告诉你,价格将飙升到屋脊。就其本身这已是犯罪。未经许可的金融操纵和利用社交媒体操控人们购买是欺诈的一种形式。因此,当我们走出1984年,当有人害怕进入法庭被揭露欺诈行为时,可以看到问题所在。

我希望一个诚实系统。

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是 Lewis d. Brandeis。他是《别人的钱和银行家如何使用它》一书的作者。

“只要你意识到生活是艰难的,事情就会变得容易得多。”

–Lewis d.Brandeis

当人们理解了未经审计的准犯罪组织扮演成投机交易所,允许以洗钱假装博彩并非比特币的真正用途时,人们便会开始理解比特币的更多东西。我创造比特币不是为了让它成为一种新的洗钱形式,也没有基于同一原因而创造匿名。当人们告诉你,我的创造是为了金融民主化,他们真正想说的是,他们想要一个没有控制和监管的系统。他们想要一个弱肉强食的系统,从他人手中夺得社会的犯罪专利。

我创造比特币并不是为了让自己赚更多的钱。我致力于比特币是为了创造一个诚实企业受益,政府和企业各担其责的系统。该系统允许人们控制自己的钱,但不是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在交易所投机赌博,更不是成为犯罪集团洗白非法收入的一种手段。因此,我将一篇帖子接一篇帖子,讲述当我走进法庭后所发生的事情。你得明白,在法庭上,有一套程序和规则,人们不能依靠伪造的信息,而我也不能讲因为难堪我不想说。

所以在法庭这样的地方,我获得了力量。有很多事情我不想说。我遭受了很多损失,不得不接受有人偷过我钱的事实,不得不接受有人拿走我发明的事实,不得不接受有人竭尽所能阻止我的工作成功的事实,我要让这些事实成为系统进展的一部分。我不得不承认,我创建的系统是诚实的,可以直接连接到你的KYC系统,可以简化与犯罪相关的合规性要求。但在法庭上,谎言和社交媒体证据起不了作用,起作用的是证据法。

比特币历史比特币是什么,比特币Satoshi Vision(BSV)是今天唯一遵循原始Satoshi Nakamoto白皮书的比特币项目,它遵循原始的Satoshi协议和设计。BSV是唯一一个维持比特币原始愿景的公共区块链,建设metanet,并将大规模扩展成为全球新的货币和企业区块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站无关。网站对文中关于比特币,BSV,比特币SV,bitcoinsv等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特此声明!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svers.com/100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