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SV首页
  2. 创业分享

CSW:权利与追踪

作者:Craig Wright

原文标题《Rightsand Tracing》,2019年9月6日首发于craigwright.net

翻译:刘晔律师

通过支付和混合对比特币和比特币区块链上的资产进行确权是追踪行为所采取的步骤。在Foskett 诉 McKeown 案中,Millett勋爵给出了在这个案例中使用追踪(tracing)而不是跟随(following)规则的理由,他说:.

跟随是同一资产从一只手转移到另一只手的过程。追踪是识别一个新资产代替旧资产的过程。

l [2001] 1 AC 102, 127 (Lord Millett)

CSW:权利与追踪

在未来12个月内,当法院命令开始要求没收比特币时,很容易发现比特币核心(Bitcoin Core,BTC)讲述了一个虚假故事。许许多多的洗钱者、人口贩卖者、毒贩和其他人将发现,比特币并不能带来所谓政府不能没收的承诺。当我以中本聪的名义发帖时,我也从来没有这样说过。事情的真相是,当那些从自由储备银行(Liberty Reserve)和电子黄金的沉船中逃离的人蜂拥而至时,他们希望比特币变成某种别的的东西,于是演绎成了比特币的主流故事。

冻结资产

一种可能的场景是法院有能力下令冻结某一特定的 UTXO 或地址,这可以在不知道盗窃或欺诈背后的真实人员或当事方的情况下进行,并可以在交易发生于区块链之前冻结资产。这个过程需要签发一个命令,并由比特币协议中的矿工和交易所执行。

为了欺骗监管机构和执法部门,BTC 阵营宣扬一个经典的论点,即它们是去中心化的节点系统,所有节点都需要对协议进行表决。这正是詹姆斯·唐纳德想要的系统,与我创建的系统完全相反,无论你如何做,这都是一个不能用区块链实现的系统。

英国法院就海外资产发出冻结令的司法管辖权源自SCA1981年第37(1)条,并在 Derby 诉 Weldon (Derby & Co Ltd 诉 Weldon (No6)[1990] ,1 w.l.r. 1139)一案中获得确认。

节点

人们不能理解的是家庭用户不是节点。两年前我写了下面这篇文章–解释了我的创造是什么,以及在白皮书中是如何列出所需步骤的。这是我写过的众多文章之一。真相很简单,比特币是一个工作量证明系统。节点只有在验证交易并提供POW证明它们是正确的时,才能正常工作。这一点很重要。一个节点通过代价昂贵的信号方法即创建哈希来证明它正在验证交易.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哈希相当于孔雀的尾巴。

https://medium.com/@adam_selene/nodes-e3bb49364b3a

一些用户会说他们不需要服从命令。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对的。如果他们不是矿工,他们没什么可做的;他们不是比特币验证网络的一部分。当第一份法院命令到达并改变BTC 区块链时,一些人会觉得戴着帽子跑来跑去说他们拒绝服从命令会产生作用。但最终结果是,矿工和交易所要么服从,要么关闭,参与者要么选择重新加入主网,要么发现自己不再拥有任何资产。因为只有主网才有价值。

2010年8月,当我说下面这些话时,是在暗示引入这种命令的可能性。部分地,我开始用警报密钥编写代码。

[2010年8月11日:] 想象有人偷了你的东西。你不能把它拿回来,但是如果你能够,比如它有一个可以远程触发的自杀开关,你会这么做吗?如果小偷知道你拥有的所有东西都有一个自杀开关,即使他们偷走了,对他们来说也是没用的,尽管你还是会丢失它,这对他们来说是件好事吗?如果他们还给你,你可以重新激活它。

想象一下,如果金子被盗后变成了铅。如果小偷把它还回去,它又会变成金子。[对于比特币,]钱永远不会真正烧掉。你可以选择永远在任何时候广播它。

冻结令非常简单。争取恢复原状令很困难。这样做代价高昂,而且很少有人会在政府之外尝试。当我们谈论罚没资金和犯罪赃款时,它就会发生。但是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个世界,勒索或者网络犯罪制造了一个场景,受害者可以迅速冻结比特币或者要求合法地执行。小偷将愿意归还比特币,因为会有一个记录。如果他们不打算还钱并花掉它,交易所知道这笔钱与一项冻结令相关,反洗钱法和 KYC 法将通过某种方式将他们的身份不可磨灭地联系起来,这些材料可以作为法庭证据。

所以小偷面临选择: 他们可以归还钱,并希望保持匿名,因为钱没有被花掉,或者他们可以设法洗钱,因为他们知道钱的价值将被基于 FIFO (先进先出)原则的追踪规则所冻结,这破坏了他们使用钱的能力。

冻结令及第三方

第三方在明知的情况下协助处置受冻结令影响的资产,可能进入藐视法庭的程序,并被处以罚款、没收财产或最高两年的监禁。

节点可以通过法院命令被迫改变。记住,只有矿工才是节点。如果一个用户决定他们不想服从且不更新他们的软件,他们将不再作为比特币网络的一部分。他们不能连接到其他用户,他们不能扩展网络,他们不能参与比特币网络。它们不会连接到其他不同意的用户,从而最终成为一系列孤立的系统–所有这些系统都运行自己的网络。比特币通过工作量证明(POW)机制来合并不同的链。如果没有POW,就不存在一致性的链。

到2020年,我们将开始看到大量与犯罪所得有关的大额地址被没收。拒绝执行命令的交易所将被关闭,资产将被没收。拒绝执行法院命令的矿工将被关闭,资产被没收。其结果将是矿工、交易所和企业达成共识,愿意在现有的监管和法律框架内采取行动。比特币的好处是,它更简单,而不是更难控制。在未来的几个月和几年里,我们将开始看到围绕比特币神话的谎言一一被揭穿。

第一个理想目标是比特币核心BTC。故事从 BTC 开始,也自BTC 结束。随着矿工被迫执行法庭命令,BTC和 BCH 社区的人们将开始意识到,他们所处的系统无法逃脱政府的控制。限制因素是比特币的国际性。因此,只有适用于多个国家的法律才会得到执行。但是,再一次强调,洗钱,人口走私,以及来自硬毒品的犯罪所得都会发现比特币是不友好的。

比特币核心(BTC)处于法律所覆盖的司法管辖区之下。 位于司法管辖区的开发者受冻结令的约束。是时候让比特币核心(BTC)社区的人们意识到BTC是受政府和监管机构监管的。开发者寻求在法律之外的一切行为,都将受到法律的约束。

比特币历史比特币是什么,比特币Satoshi Vision(BSV)是今天唯一遵循原始Satoshi Nakamoto白皮书的比特币项目,它遵循原始的Satoshi协议和设计。BSV是唯一一个维持比特币原始愿景的公共区块链,建设metanet,并将大规模扩展成为全球新的货币和企业区块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站无关。比特币元网站对文中关于比特币,BSV,比特币SV,bitcoinsv等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特此声明!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svers.com/163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